下沉巨头的2019年,拼多多和趣头条谁更值得投资?苹果6壳

下沉巨头的2019年,拼多多和趣头条谁更值得投资?苹果6壳

下沉巨头的2019年,拼多多和趣头条谁更值得投资?苹果6壳

空分度发表于 东材科技_科技论文格式_苏州市科技局_振华科技股票
回看,下沉市场依然是今年互联网行业的关键词之一。在这个稀有的增量市场,互联网巨头仍在摩拳擦掌竞争激烈的抢夺下沉市场的小镇青年。在看到下沉市场火热的背后,我们也看到以拼多多趣头条为代表的平台在今年的资本市场表现各有差异。作为下沉市场的巨头代表,拼多多跟趣头条都以奇迹般的速度崛起,曾一度创造了他们的增长神话,吸引众多资本机构的追捧。两家公司纷纷高调赴美上市后,根据他们今年发布的财报业绩来看,趣头条与拼多多在股价上的表现却上演了一出冰与火的局面,资本市场对他们的支持喜好明显。截止文章发稿,拼多多的股价为美元,市值为亿美元;趣头条的股价为美元,市值为亿美元。曾经都被资本市场高捧,如今趣头条与拼多多的差距在进一步扩大,为何他们会走向截然不同的道路除了商业模式不同这个因素之外,还有什么决定性因素影响到投资者对他们的估值评判同处下沉市场趣头条与拼多多市值差距扩大到倍年,下沉市场的概念仍然很火热。根据报告显示,我国下沉市场用户规模超过亿。这么庞大的用户规模,拼多多跟趣头条就率先在这个重要市场尝到不少甜头。随着拼多多跟趣头条的崛起,不仅让下沉市场的商业价值得到进一步释放,这也成就了拼多多跟趣头条如今的地位。凭借独特的商业模式,拼多多跟趣头条各自在下沉市场找到了电商跟信息流的生存之道。在发展初期,两家公司都有不少光环,在经过一轮野蛮生长之后各自带着光环赴美上市。上市之后,两家公司也在资本市场收获到了不一样的待遇。根据拼多多跟趣头条今年的整体表现来看,在股价涨幅上拼多多还是要比趣头条更稳定。处在下沉市场这一赛道虽是在不同位置,但两家公司今年的表现在外界看来有种极与极的态势。以市值来看,对比发行价和当前的股价,拼多多的市值为亿美元,股价今年的涨幅超过;趣头条的市值为亿美元,跌幅超过。尽管两家公司本身体量不一样,在一开始就是存在较大的差距,但根据今年的发展来看,差距是在进一步扩大,这说明有平台在往上走,而有平台则是在走下坡路。随着趣头条与拼多多市值差距的扩大,这也让资本市场对于两个公司未来的发展持不同看法。今年拼多多跟趣头条都有遭遇投资机构对他们的下调评级,但从整体来看,维持拼多多买入评级的还是要比趣头条多一些。像安信证券发布报告,维持对拼多多的买入评级,上调其个月目标价至美元股。月日评级报告首次覆盖拼多多,首次评级为跑赢大盘,最新目标价为美元。在美股研究社看来,拼多多跟趣头条各自代表了他们在下沉市场的希望,一个是电商,一个是信息流,商业模式的不同决定了他们的体量发展有所差异,但毕竟都是下沉市场的领军企业,按理说都应该是有潜力不断壮大市值规模的,为何趣头条在下沉市场的威力在失效呢影响两家公司的市值规模除了商业模式这个因素之外,还有哪些决定性因素投资者偏好明显为何拼多多与趣头条股价表现两重天在下沉市场获得高关注度的背后,离不开拼多多趣头条快手这些平台在背后的发力,他们的发展带动了下沉市场的商业变现空间。正是因为下沉市场这座金矿还有很多可挖掘的价值,这也让投资者们对拼多多趣头条这样的上市企业充满期待,但在高期待之下,投资者也越发趋于理性,这也让他们更客观的看待拼多多跟趣头条的发展。在美股研究社看来,影响趣头条跟拼多多的股价表现的原因主要是以下几点。核心业务营收增速影响营收规模,投资者更看重未来增长空尽管拼多多跟趣头条本身不存在竞争,两者的核心业务发展一个是面对电商领域,另一个则是面对信息流领域,但以他们的核心业务发展增速来看待他们所在领域的发展前景也许能够理解,为何投资者会偏向拼多多一些。以最新一个季度的财报业绩来看,拼多多的营收为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趣头条季度净营收亿元,同比增长。对比两家企业之前几个季度的增速来看,其实都有所放缓,但相对而言趣头条营收同比增速放缓的影响比拼多多影响要更大。对于两家企业来说,核心业务的营收增速反映出他们在这个领域的竞争力,拼多多虽说面临阿里京东这样的电商大鳄,依然还能够保持高于同行的增速,可见它的商业战略还是能够继续行得通。对于投资者而言,他们不仅仅关注拼多多跟趣头条眼前的营收能力,更关注他们在未来的增长潜力。拼多多跟趣头条核心业务发展战场都集中在下沉市场,在这个市场的核心业务增长情况关系到未来的发展空间。但趣头条核心业务发展带来的商业价值较为单一,过度依赖广告;拼多多今年的营收增长则向市场证明它的商业模式还有很大的上升潜力。两家都面临不低的亏损额度,但烧钱策略带来的回报褒贬不一虽说从股价涨幅来看,拼多多要优于趣头条,但从亏损来看,拼多多的亏损额度要远远超过趣头条。根据年中国新经济亏损最多的家公司,拼多多前三季度亏损为亿元,排名第三;趣头条前三季度的亏损为亿元,排名第四。此前拼多多在季度发布之后投资者对于它亏损的额度也持较大的负面情绪,财报发布后股价一度暴跌不少。虽说财务亏损和公司股价并没有直接线性的关联,但亏损毫无疑问还是会对股价产生影响。以亏损来看,拼多多跟趣头条面临的亏损原因还是有很大差别。以拼多多来说,今年它主要在推行百亿补贴,但这种策略这也是为何外界对于拼多多的亏损有两种意见。一方面认为拼多多这种烧钱形式仍然难以看到赢利点,这种策略会拖累拼多多的财报,这也是为何财报发布后股价会大跌。另一方面认为拼多多的亿补贴就是不对称武器,而且是率先启动先发制人,这也能够为它带来很明显的用户流量增长。今年拼多多的口碑迎来一些好转,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它百亿补贴的方式让他在产品质量上有所提高。比如券后价仅为元的全网通元的度飞天茅台等,还是很精准地轰到了对手的腹地。从亏损角度来看,拼多多的亏损在资本市场还是有获得一些支持,但趣头条的亏损就相对而言受到更大的质疑。趣头条的商业故事主要是希望用户产生的广告收益一直能够大于对用户的激励,公司就能够赚到钱。而现在的情况却是用户激励不能停止,一停模式就逻辑破坏了,可预见的是这种支出还会一直涨,而且必须涨;而广告收入由于平台之间竞争的原因,这就会影响到趣头条的营收增长。从这个角度来看,拼多多的亏损部分原因是因为它战略性的实施百亿补贴的策略,这种做法能让它获得一些投资者的理解;而趣头条则是因为目前的支出远远要高于营收增长,短期内可能还是难以让投资者看到它何时扭亏为盈。造成亏损的原因一方面是被动的,另一方面是主动的,这种因素也直接影响到投资者对他们何时实现盈利的评判。两家公司用户增速不一样,同时在值差距也很大拼多多跟趣头条发展主要都是针对下沉市场的用户,新增用户规模的多少也成为衡量平台商业价值的一个重要参考数据。对于靠用户生存的平台来说,谁能在用户身上挖掘到更多可变现的商业价值自然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市值增长,在这个方面这也是为何阿里的市值处于国内互联网第一的位置,不仅用户规模庞大,在用户身上获取的商业价值也是逐年上涨。以新增用户来看,截至年月日,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亿,较去年同期的亿净增亿;期间,平台活跃买家年度平均消费额进一步增长至元,较去年同期的元增长。第三季度,趣头条日活跃用户为万,较去年同期的万增长。这个增速较今年,和的增速,增速已经减半。从用户规模体量来看,拼多多走电商路线还是比趣头条更容易吸引用户,但是在阿里跟京东的掌控之下,拼多多还能够实现这么高的逆增长足以看出它由农村走向城市的路线也在奏效。反观趣头条,由于它是靠激励机制来吸引用户看新闻,本身平台上的内容并不没有很大的竞争壁垒,这也加大了它的获客难度。同时获取用户之后,挖掘到用户身上的商业价值至关重要。目前来看,趣头条从用户身上获取的价值暂时还未有其它的商业变现潜力,只能赚取广告收入。趣头条最大的问题在于,新增用户数量增加已进入瓶颈,单位新增用户的成本越来越高。由于商业模式很单一,靠广告获取营收的趣头条还难以刺激用户有其他的消费行为,这也是趣头条在后续需要提高用户的值的关键,如何发展新业务带来其它营收很关键。作为下沉市场的双巨头,拼多多跟趣头条今年的发展都还是很不容易,毕竟在各自的赛道上都面临强劲的对手,但在股价表现上呈现出不同的局面,这也说明投资者仍然会看重企业的增长潜力。未来他们在下沉市场的表现会如何下沉市场火力全开拼多多跟趣头条未来日子会好过吗今年,在互联网巨头扎堆挤进下沉市场的背后,可以预见到的是明年的竞争压力会更大,抢夺下沉市场的用户流量会更激烈。根据易观国际这边的数据,下沉市场移动用户的增速却领先一二线城市,预计年将逼近亿。与此同时,在移动设备的数量上,下沉市场人均虽然只有台,不及一二线城市的人均台,但这也意味着未来巨大的增长空间。对于拼多多跟趣头条来说,两家都面临亏损问题,其实资本市场给与它们的时间考验有长有短,但明年谁能在亏损方面有所扭转可能也是带动股价提升的重要考验。一方面两个平台既要维持现有的市场份额,这就说明他们要能留住平台上的用户,如何在产品体验上做到更好,可能还是圈住用户的关键。另一方面对于拼多多跟趣头条来说,如何实现新的用户增长突破尤为重要。虽说电商购物是硬性需求,短视频能带来精神满足,消遣碎片化时光,相比之下,新闻资讯的护城河就不怎么强了,随时会被其他代替。对于拼多多跟趣头条来说,如何扛住互联网巨头对他们的围剿都很不容易,毕竟下沉市场的增长潜力被巨头盯上。随着互联网巨头阿里腾讯京东字节跳动等的入局,巨头都在想法设法抢夺用户流量,拼多多跟趣头条能否留住下沉市场的小镇青年很关键,这可能也是决定他们明年能否获得投资者认可的关键。今年接近尾声,对于拼多多跟趣头条来说在这一年都有不同的收获,如何在未来获得更大的业绩增长这也成为影响到他们股价涨幅的关键性因素,期待他们在年都有新的突破。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
发表于
;